波士尼亞-赫斯哥維亞的首都Sarajevo,是個集各種文化、民族、宗教的近代城市。
曾經悲慘的歷史過去,似乎平息了,但仍可以從各處的牆壁彈孔或是街道旁的雕像、石牆上,感受那段令人傷心的殘暴戰爭。1991年高唱獨立的各共和國,和阻止其獨立的賽爾維亞主領的聯合軍,爆發了戰爭。雖然已經過了15年,重建依然持續進行,而殘留的建築物,仍訴說著戰爭的傷痕。
對波士尼亞一直有一種憧憬,不只是因為歷史帶給我的震撼,還有就是他們的文化非常多元。這次來到波士尼亞,認識了一位波士尼亞的奇女子,她在阿富汗做NGO的工作並幫助當地女人和孩子,但因為女生在阿富汗受教育是“違背”他們伊斯蘭的教義,所以常常被塔利班威脅要他們停止,所以一切都只能“偷偷”進行。我們一路上講了很多波士尼亞的過去,例如狙擊手之巷(Sniper's Alley)。當初南斯拉夫的軍隊進入Sarajevo並在這條街上置入許多狙擊手,對於任何會動的生物,一律射殺,而且不是一槍斃命,是先射腿,讓他們慢慢流血致死,因為不會有任何人敢出來救他們。實際走到這條街道上,沈重的心情不言而喻。
 

和平廣場,祈求戰爭不再發生。

 


被遺棄的老舊共產建築,像是在禁區一樣,少少人經過,像是不敢觸碰的痛。

 

 

 

 

通往市區的路上,舊建築與新建築交錯,沒有多彩的顏色,只有沈重的灰與黃。

 

 

 

走在老舊的街道上,不時看到依舊健在的紅磚瓦屋。

 

 

 

 

舊城區Bascarsija,琳琅滿目的紀念品店與餐廳,走著,可以感受到多元的文化。不時可以看到基督教教堂、清真寺、與猶太教教堂林立在一起,完全不會感覺突兀。

 

 

 

 

頓時成為眾所矚目的喝水狗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穿梭整個Sarajevo的Miljacka河,有許多的橋樑,數都數不盡,受過鄂圖曼帝國的統治,所以有許多清真寺,但那種大種族的融合的寧靜,真的很難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這座Latinska橋,是當初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之處。
1914年6月28日統治波士尼亞的奧匈帝國皇太子夫婦,遭波士尼亞黨的賽爾維亞青年Gavrilo Princip暗殺,因此促進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。
橋的右邊有一間Sarajevo博物館,裡面述說著波士尼亞-赫斯哥維亞被奧匈帝國併吞的經過,以及當初暗殺事件的詳細說明。

 

 

 

 

舊城區,有著舊有的房子,與新興的建築。

 

 

Sarajevo裡面最大的清真寺一角。

 

 

 

Grand Bey 清真寺與一旁的鐘塔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Sarajevo大教堂,就佇立在舊城區裡面。

 

 

 

永不熄滅的聖火。
這尊聖火,永遠不會熄滅,為了悼念在戰爭中失去生命的人們,撫慰這些犧牲者。

 

 

 

 

傍晚我就這樣穿梭在舊城區,林立的紅磚老房,充滿中東的氣息。光是隨意走在街上都十分新鮮有趣。
來舊城區,除了有各式各樣的銅製咖啡杯組或水壺以及琳琅滿目的紀念品,還有許多金銀首飾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這次住的青年旅館Hostel Ljubicica一個晚上才5歐,沒錯一個晚上5歐!
我其實旅行時對住的要求真的沒有很高,只要床乾淨就好,以及交通方便和安全。這間青旅周圍沒有特別乾淨,很老舊,但房間和床都挺乾淨的,所以我也住得挺開心。

 

 

 


第二天一早,決定再走一次舊城區,順便繼續往西走去惡名昭彰的狙擊手之巷。
一大清早的,神清氣爽,青旅沒有提供早餐,所以只好去大街上找吃的。

因為是週日,所以看到許多家庭帶著孩子出來曬太陽,吃早餐,還一起在廣場上餵鴿子。

 

 

 

 

天高氣爽,帶著輕鬆愉快的步伐往西邊走,沿著河就可以來到狙擊手之巷。
雖然波士尼亞已經回歸平靜,但據說在Sarajevo的四周郊區仍有一些未發現的未爆彈,所以有須區域是被封鎖起來的,並且有告示牌標示此區危險。
建議來到Sarajevo還是要多多注意安全。
 

 

 

沿著河走,數不盡的橋樑,銜接著兩邊。
 

Sarajevo其實是被山環繞的首都。至今仍能看到山丘上的城堡,但因為我待的時間不夠長,沒有時間爬到山上去看整個城市的景色,略微可惜。

 



Taslihan Inn Ruin
這塊廢墟原本是一間旅社,建於1543年,是當時最大且最有代表性的旅社,最多可以容納90人。他的特色是由石磚構建,再鋪上拱頂和佈滿鉛的圓頂。而他最大的特點,就是完全免費提供旅人或商人住宿。可惜的是1879年一場大火將之化為灰燼,只剩如今這個樣子了。

 

 

 

之前在網路上查波士尼亞的吃,說是推薦喝當地的咖啡,所以中餐我也點了一杯咖啡來提振精神。
他唯一跟土耳其咖啡的差別,就只是容器不一樣,而且比土耳其咖啡略苦。
 

吃的話,當時看到這個dolma馬上點來吃。我在土耳其時就很愛吃dolma所以特別來吃吃看這裡當地的好不好吃。(所謂的Dolma就是像是將洋蔥、青椒、茄子、夏南瓜、葡萄葉裡面加上碎肉跟香料炒的米飯塞進去,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蒸煮而成的)
波士尼亞的Dolma偏水水的,不像土耳其的比較油跟香,但也是挺好吃的。(滿足)

 

走著走著,來到和平廣場,很多老人在下很大的西洋棋。
 

不起眼的政府大樓。
 

終於來到狙擊手之巷,雖然如今已看不到當時的情景,但建築物上的一些彈恐仍能看得出這裡曾經發生的悲慘過去。
現在的Grbavica區已經是許多年輕人聚集的地方,頗有年輕朝氣,而這條街上的Holiday Inn在戰爭時期也曾經是各國記者的劇聚集場所。

 

再繼續往西走,有需多石碑立在路邊。
 

 

當時走到這水池時,地上有看到一些紅色的點點,沒有特別的去注意,回去上網一查,發現是做成玫瑰的花瓣,為了悼念當時在Sarajevo戰爭時死去的孩童,這個水池的牆上也是寫滿了一些名字,皆為當時失去生命的孩子,他們還來不及長大看這個世界,就離開,看的很心酸,想到現在的敘利亞戰爭,已經有多少的孩童一樣來不及長大就離開。
哎!你說歷史不要重演,但歷史就是一直不斷的在重複,只是換了一個地點。
 

如今的Sarajevo已經增添了許多年輕的朝氣,隨處可以看到充滿歡笑的年輕人,穿梭在馬路上。這個國家是否終於已經得到平靜了呢?
 

一旁的海報吸引我的注意。
是為巴勒斯坦發聲的海報,要求以色列解放他們的自由。
 

 

 

 

老街上,似乎還淡淡飄散著哀傷。

 

 

 

回到舊城區,照片裡的電車,搭上去,就可以到我前面提到的狙擊手之巷。

後記:
很可惜的是這次在Sarajevo所待的時間不夠長,還有許多地方沒有看到。尤其時當時在1984年舉辦的冬季奧運運動場,現今已成為首都裡最大的墳場。獨立戰爭時,每天的死亡人數不斷攀升,無法運出城外,又沒有地方可以下葬,所以只好在當時的奧運運動場埋葬這些死者。
另外還有一個地方想去但沒有去成,就是隧道博物館。Sarajevo那時被南斯拉夫軍隊包圍,多虧這個隧道才能和其他波士尼亞軍所佔領的區域相連,並得以運送物資。全長800公尺的隧道,在戰後已封閉部分,只剩25公尺開放人參觀。除了隧道外,博物館裡還有放映戰爭時拍攝的影片,以及展示戰爭時期所使用的武器、軍服及物資。
波士尼亞-赫斯哥維亞是我會想要再來的國家,基本上所有的國家我都會想要再次造訪,因為每一次都會有新發現,並且可以看到這個國家的成長與進步(或退步?),是吧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GI's Backpack 的頭像
MIGI's Backpack

~MIGI's Backpack~米姬帶你遊天下:我只是個愛旅行的老師,喜歡到世界各地教書,從旅行中體驗人生,現旅居土耳其

MIGI's Backpac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